【亮瑜】《美人悸》三国背景 非史向 强强

第二章

  诸葛亮带着赵云走了条小道,拐角快到时,诸葛亮止住了步子。

  反应灵敏的武将跟着停下,细听夹杂在风里的对话。

  “都督他……身子好些了吗?”

  “好许多了,只是要对上蜀国的大军师,恐怕还得养养。”

  “子明太辛苦的话就换我来照顾都督吧,这几天你白日里要操练士兵,夜里还得守着都督,累倒了怎么办?东吴可不能没有大将啊!”

  子明……吴将吕蒙?

  “若是放心你,早让你来了。”似乎是叹息声,诸葛亮不着痕迹地探出半个脑袋,一眼望见背对自己的少年发红的耳尖。

  “我……”诸葛亮以为那人是要逞强着狡辩些什么,却见他失落地垂下头,“我若是能干些,都督也不用这般劳累了……”

  吕蒙拍了拍他的肩膀,算是安慰他别太自责。

  “伯言,诸葛亮的屋子是西边第三个。”

  “不用做什么,试一下他的底子。”

  陆家是江东名家,只是这陆逊……他倒是从未听说过。

  看看刚刚那矜持的模样,应该是新进的幕僚,让一个毛头小子来试他底子……也真亏吕将军想得出来。
 
  转念一想,这吕将军可不是有勇无谋的蛮汉。

  心下犹豫之际,却见少年转过身来,风声许许,小雨簌簌又开始飘起来。

  是昨夜的那人。

  世间绝色。

  磨墨声有一下没一下地回荡着,书卷香夹着梅雨季的潮气穿过鼻腔。

  少年站在那儿,诸葛亮不开口,他也不敢问什么,为难地抿着唇,目光在诸葛亮纤长的手指和俊俏的脸庞间留连。

  等诸葛亮落了款,才偏过头,淡淡笑着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  “在下陆逊,字伯言,是海昌的屯田都尉。”陆逊连忙接话。

  “嗯……”诸葛亮刻意停顿了一下,观察到那人的脊背一下子挺得笔直,眉间不禁染上笑意,“找亮什么事?”

  “无事,”那人敛去了羞涩和唯唯诺诺,一字一顿的沉稳让诸葛亮挑了挑眉,“在下听闻蜀国军师聪明绝顶,乃天下奇才。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今日一来,不过是想亲身体会一下诸葛先生的风采。”

  “这么说,亮就是一个任意观赏的猴子吗?”

  刹那间万籁俱寂,那人面上一白,手指却没有颤抖反而紧紧握起。

  “在下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又是软软的语气,方才的铿锵仿佛昙花一现。

  话音未落,诸葛亮便凑到自己脖颈处,发丝刺着敏感的肌肤,有些痒,有些热

  “别生气,亮也是早有耳闻,江南养美人,于是今日来采一个尝尝。”

 

  少年仓皇离开后,诸葛亮唤出了躲在暗处的赵云。

  “军师,不是说要去拜访都督的吗?”赵云急匆匆地开口了。

  “都督近日来身子不大舒服,这样他婉拒我们的借口还不够充分吗?”诸葛亮道。

  “而且这个陆伯言也很有意思,他不曾经历过大风大浪,眼里却沉淀了战争留下的淡然;他明明只是一介书生,却在被我反问时攥紧手指而不曾颤抖——很明显,他会武。”

  “这个陆伯言,十有八九是假的。”

 
 

  数日前——

  “伯言,可以启兵了。”

  江上,波涛翻涌,暗潮起伏,两岸青山绵亘,重峦叠翠,山鸟一声高亢的啼鸣,掠过江面。

  一袭长衫白胜雪,目光在远远的青山外一顿,落回眼前的少年幕僚稍带稚气的脸上。

  “那……大都督保重身体。”

  周瑜颔首,最后忍不住再嘱咐了几句:“与曹军一战起码要耗十多日子,伯言可不要太急,若在水上遇到了什么困难,甘将军会协助你的。”

  正打算开口催促的锦帆贼听见这么一句,噎住说不出话了,嘀嘀咕咕地挠了挠后脑。

  船影消失在山水的画里,周瑜回首,江东之主还在极目远眺着什么。

  “伯言。”

  周瑜应声:“在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69)